第13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?  事实证明,白璐完全低估的风寒病毒的实力,别说两天,坚持十天也是小菜一碟。

  十九号晚上,白璐去找包建勋请假。

  周六本来也是自习,没有课,包老师给假给得很痛快,甚至要她周日也不用来,在家彻底把病养好。

  白璐明白他这么豪慡地给假完全是担心她会传染其他人。

  包建勋是数学老师,从高一开始就一直带他们,今年三十岁,带过两届毕业班,属于谨慎严肃的类型,平日不苟言笑。

  白璐拿着包建勋给的假条,没有上晚自习,提前回到宿舍。

  屋里现在只有她一个人。上周三放学回来,白璐发现蒋茹的被褥和日用品全部被拿走,去宿管阿姨那问,才知道是蒋茹家长来拿的。

  她没碰到人,不然很想问一问蒋茹现在怎么样了。

  桌子旁立着一把伞,叠得规整细长。

  白璐用手机查了一下医大二院的jiāo通,记好后洗澡做题,上chuáng睡觉。

  周六也是个晴天,天气预报说是二十二到二十八度,白璐把校服收好,换了一件白色亚麻八分袖,一条浅棕色长裤,背着双肩包,戴着口罩,慢腾腾地去坐公jiāo车。

  前两天熬夜做题,又没有吃药,白璐身体状态奇差无比,在燥热拥堵的公jiāo车上被挤得七晕八素,下车的时候险些一头栽倒。

  二院门口的jiāo通堵塞得厉害,白璐在塞得便秘的马路上穿来穿去,挤到医院大门。

  周末医院人满为患,白璐站在烈日下,给自己扇风。

  她找到住院部,是一幢单独出来的大楼,足有四十层高,站在楼下仰头一望,简直叹为观止。后院在施工,被围了起来,里面正在打地基。根据这个地基的深度,另外一幢四十层高的住院楼明年应该成型了。

  白璐是本地人,小时候也来过二院,她记得那时候医院规模也就是现在的五分之一。没想到短短十年过去,人的身体都变得如此脆弱。

  白璐进了楼,里面的空调激得她微微打了个颤。

  不少病患坐在一楼大厅里休息,来往的医生神(shubaoinfo)色严谨大步流星,白大褂在身后虎(fuguodupro)虎(fuguodupro)生风。

  白璐搓搓手,从单肩包里取出一件薄衫,披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