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1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只有他一人,被遗留在那段纯真又残忍的时光里,跌跌撞撞间,输得一败涂地。

  也许未来一天,她也会甩开这一切,然后等到偶然一个契机,被人问得心神(shubaoinfo)一颤。

  诶——

  你,还记得许辉么?

  蒋茹:“什么?”

  她真的问了出来。

  白璐抬起头,蒋茹被她的神(shubaoinfo)情吓到了,“白璐,你是不是不舒服呀?怎么、怎么——”

  她láng狈不堪,艰难地讲了下面的话。

  “蒋茹,我要跟你说一件事。这件事在你看来可能会有点奇怪,甚至有点可怕,但你答应我,一定要听完。”

  蒋茹愣愣看着:“哦。”

  太阳从东升到正中。

  门铃响过一次又一次。

  杯子里的冰已经全部化了,谁都没有再喝一口。

  桌上静了好久好久。

  白璐说完整件事,心里的那根弦终于松开,就像是一个jiāo代完遗言的老人。

  蒋茹怔然。

  纪伯伦曾经说过,忘记是自由的一种形式,记忆是相会的一种形式。

  白璐的话,让她与那个苍白的男孩,在某个有着昏暗路灯和幽幽花丛的小巷转角重逢了。

  “许辉。”

  她念出这个名字,表情并不欢快,但也不是痛苦,那是一种只属于回忆的神(shubaoinfo)情。

  一双细白的手在念完这个名字后,不由自主地放到嘴上。

  眉弯轻皱,声音哽咽着颤抖。

  “许辉……”

  她看向白璐,“你为什么要做这些……”

  白璐回答:“我不知道,我曾经给自己找过很多理由,但现在……都没用了。”

  她凝视着白璐的眼睛,许久后,嗯了一声。

  白璐抬眼,“你恨他么?”

  蒋茹几乎马上就说:“恨。”

  恨得那么轻,就像冰凌下的水珠,滴落之后马上消失不见。

  白璐垂着眼,蒋茹说完之后,眉头更紧了。她咬着嘴唇,有点难受也有点委屈,好像自己在劝自己一样。

  

章节目录